Eddo

そこの兄さんよ、やらないか?

【弓枪】情势逆转

初春仍裹携着寒意的微风中,在曼哈顿的某条大街上,行人与车辆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曼哈顿作为纽约市最大的也是人口数量最多的中央商务区,尽管此处并非市中心最为繁华的商业地段,时至正午,街道上的人流仍然十分稠密。

身着暗色长袖衬衫的高个青年站在精美的橱窗前,漫不经心地浏览着透明玻璃后的皮鞋。

他有着浅褐色的皮肤,亚洲人较为柔和的五官轮廓,以及一头大部分被隐藏在黑色休闲帽下的银色短发。尽管外表很有特点,但在这个人种混杂的城市中却也并不算惹眼。

稍稍驻足后,他继续沿着玻璃橱窗缓慢移动。黑框镜片后暗银的瞳微微转动,始终凝视着玻璃上映照出的大街对面的一个男人。

是的,他艾米亚.希洛此时此刻会出现在这条街道上并不是因为吃饱了没事干,而是在执行自己成为警察后的第一个任务。

◆◆◆◆◆

“艾米亚.希洛,23岁,美籍日本人,前冬木市检察官卫宫切嗣的长子。掌握散打六段,去年以极其优异的成绩自普林斯顿大学法学专业毕业——这是你的档案。恭喜你,从今天开始就是纽约市警察局重案组的一员了。”棕发的男人轻轻晃了晃手中的资料,“为什么会想到申请做警察?”

“比起成为律师或者法官,还是这样的职业更适合我自己。”褐肤青年果断地回答。

“和你父亲一样执拗,”似乎是勾起了什么有趣的回忆,名为言峰绮礼的男人愉悦地笑了起来,“在冬木的时候我和切嗣君可是多年的老相识。”

“当时家父真是承蒙您照顾了。”艾米亚面无表情地应答。虽然卫宫切嗣已经过世多年,但是他始终记得每每谈及言峰绮礼这个人时父亲可谓“五颜六色”的语言与表情——“那就是个疯子!性骚扰狂魔!”他在一次酒后这样评价。

不知是诅咒还是世界的恶意,时隔多年当他大学毕业递交警察申请书后,居然会被分配到刚刚调任纽约市警察局局长的言峰绮礼手下。

“不必拘束,艾米亚警员。”言峰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新下属的表情,“在我的手下学历与人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力与实战经验。”

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与你扯上分毫人脉关系。同情着天国的父亲,艾米亚腹诽。心理素质良好如他,被言峰以某种不太对劲的愉悦表情盯住时仍会多少感到心里不舒服。

“虽然还只是刚上岗的新人,但我想这里有一个很适合你执行的任务。”

传到手机上的是几张照片外加一些基础资料。照片很显然是从几个不同角度抓拍的同一人物,那是一个深蓝发色的男人,额前随性地散着几缕刘海,脑后留着条细长的辫子。尽管视线没有对上镜头,但那双少见的血红双瞳还是令人印象深刻。

翻阅文字信息时他得知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库丘林,27岁,爱尔兰人,因为涉嫌参与黑市人体器官买卖而引起警方注意。艾米亚厌恶地皱皱眉头,黑市中许多人体器官的获取渠道都与黑社会离不开干系。

他继续看下去,其余的资料中还有嫌疑人的日常活动规律。库丘林住在一条商业街上,上午七点半起床后会搭乘公交车前往公园垂钓,下午三四点返回。晚饭后他有时会去近所的酒吧,有时会在街上闲逛。

某种意义上单调得像老头子的生活方式。艾米亚在心中吐槽。

不过相对的,这也减轻了任务难度。根据言峰的说法,近期内嫌疑人会有新的动作,但局里并不想浪费人力在监视这么条小鱼上,所以他干脆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艾米亚。

“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会承担一切责任。不过作为卫宫切嗣的儿子,这个任务于你不会有多少问题,对么?”

“是的,我保证完成任务。”

◆◆◆◆◆

连续几天的跟踪观察,让艾米亚发现目标的生活规律真的同资料上写的差不多。明明是个二十多快奔三十的男人,每天除了钓钓鱼,上街勾搭一下小姑娘以及晚上泡会儿酒吧,已然没有更多的娱乐活动。

连着三天的跟踪之后,变化终于在第四天到来。

这个早晨,库丘林依然在七点半准时出门,身上却一反常态地没带任何渔具。随后他没有搭乘公交车,而是选择了沿街步行。

这些变化让艾米亚心中一动,或许这就是对方要开始有所行动的标志。

步速不快不慢,库丘林非常坦然地在大街上的人流中穿行。艾米亚小心地与对方保持一段安全距离,那头较为显眼的蓝发始终在他的前方晃动,并没有丝毫发现他的迹象。

走过十数条街道,艾米亚注意到目标正在往人流越发稀疏的居民区方向走去。他看到那抹深蓝走入了一条由两排居民楼形成的小巷中,低头迅速往手机上编辑了一条简洁的短信发给言峰,他继续跟了上去。

为了防止目标掉头返回,艾米亚谨慎地贴着墙角,一点点慢慢地往巷中探出脑袋。然而他惊讶地发现眼前怎么看都是一本道的巷子里,那个蓝发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怎么会!按照对方刚才的步速短短十多秒内是不可能走出那么长的距离的——难道他的跟踪行动已经暴露了?来不及多想,艾米亚迅速加快脚步往巷子里跑去。

当他跑到自巷口往内十米左右的距离时,一个因为角度问题在巷外看不出来的狭小岔路口出现在余光中。然而在他看到这条隐藏路口的同时,方才躲藏在暗处的蓝发男人也从中闪出,出其不意地伸腿一发扫倒了他。

艾米亚心中暗喊一声糟糕。身体以前倾姿势扑倒的同时,他双手撑地,头部往胸口一收,顺着惯性背部非常自然地接触到地面,以一个前滚翻化解了可能狼狈地摔个狗啃泥的危机。

但是显然仓促完成的动作仍使他充满空隙。没等站稳脚步,库丘林已经敏捷地冲到他身后,一个擒拿技将他的右手以几乎不可能的姿势牢牢别到后背上,并顺势将人摁倒在地上。

身体重重砸到坚硬的地面上使艾米亚呼吸一滞,挂在鼻梁上用于伪装的眼镜也飞了出去。他感到腰部被压上了另一个人的重量,右臂折断一般疼痛。所以现在的情形是,他在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还击的情况下,被一分钟前还是自己跟踪目标的家伙完全动弹不得地压制在了地上。

我真是对不起天国的父亲的教诲,他想。

“鬼鬼祟祟地想在老子后头跟多久啊,小子?”

艾米亚听到略显低沉的男声在背后响起。颈子上传来痒痒的触感,他突然想起了蓝发男人留着的那条小辫子,此刻大概正因为姿势的问题垂落到他的脖子背面。

接着他感到什么冰凉的东西贴上了右腕的皮肤,随着“咔嚓”一声脆响,他的眼睛惊讶地睁大了。

“……!”又是“咔嚓”一声,没有搞错的话身后那个男人大概是将他与自己用手铐铐在了一起。他突然产生了某种不太好的预感。

然而这还不是高潮,库丘林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让他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纽约市警察局特遣部队警员库丘林!鉴于你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一位善良公民的人身安全,老子决定把你带回局里喝杯难喝的红茶。”

纽约市警察局……特遣部队……看着被放到脸前的,封皮同他几天前领到的证件一模一样的小本子,艾米亚觉得自己如果不是没有睡醒就是在做白日梦——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在局长亲自安排的跟踪任务里被跟踪对象会是他的同僚!

这个情势逆转实在太过突兀,他根本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等等,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冲身后喊道……

◆◆◆◆◆

此时,纽约市警察局局长办公室中。

“还真是恶趣味啊,言峰。”

一头耀眼金色短发的红眸青年随性地坐上局长的办公桌,忍不住偷笑地看着手机中刚刚收到的文件。

“居然会想到把蠢狗的照片发给那个新人菜鸟当嫌疑人跟踪。”

“这也是灵光一闪,”言峰神情愉悦地喝了一口茶,“库丘林正好在假期里,与其让他无所事事到骨头生锈不如帮忙训练一下新人。”

“那么他知道你的安排么?”

“不,他当然不知道。”愉悦的情绪几乎要从语言中满溢出来。

闻言吉尔伽美什短暂地陷入了无语,接着他捂着肚子爆发出一阵略毁形象的大笑。

“突然有点想到现场看看这会是怎样一场闹剧了。”

◆◆◆◆◆

“所以说——你是重案组的新人,被言峰安排来监视老子?言峰那个混蛋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库丘林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看到了从口袋里搜出来的证件,加上听到主使者是言峰绮礼后,对方似乎已经基本相信了他的话。

艾米亚用可以自由活动的左手掩面,深深地感到被世界的恶意糊了一脸。会被分配到如此鬼畜的人手下办事,卫宫家前世一定欠了言峰绮礼一笔惊世骇俗的血债。

“……既然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可以把手铐打开了么?”他摇摇锁住右腕的手铐,牵动了被铐在另一边的库丘林的左手。

“知道了。”蓝发男人在钱包里的钥匙扣上摸索着,最终取出一把较小的银色钥匙。

库丘林拿起钥匙便去捅手铐上的钥匙孔,可是接连对准了几次都没有捅进去。他低下头,再试了几次后,如同被冻住一般僵硬了身子。

“这不是……这副手铐的钥匙。”

“什么!?”艾米亚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让我看看!”他一把夺过库丘林手中的钥匙试了起来。

事实证明库丘林并没有骗人,那把钥匙甚至根本不是手铐钥匙。两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傻在了原地。

◆◆◆◆◆

“突然想起来件有点意思的事,”吉尔伽美什平缓了几次呼吸,他终于笑够了,“在库丘林休假之前的那个上午,我把他的手铐钥匙换成了储物柜的备用钥匙。”

言峰的脸愉悦得可以拧出一汪黑泥来。

“事情似乎会变得更加有趣了。”

◆◆◆◆◆

曼哈顿人流如织的大街上,两个身高相仿的男人如情侣般亲密地牵着手,往纽约市警察局所在的克洛大街方向散步般前行。

两人穿的上装都是长袖,为了更好地掩饰手铐,他们不得不以极其紧密的姿势手牵手。

尽管街道上的行人通常行色匆匆,但是迎面走来的人们还是会很容易地把注意力集中到他们紧握的双手上。在接连被几个正妹投以暧昧目光后,库丘林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老子真想对天大喊一声老子是直的!这种事绝对不要再有第二次了!”

“如果你不至于脑残到把手铐钥匙搞错的话,这种事情一次也不会有。”艾米亚毫不留情地发动了毒舌攻击。

“相信老子,这他妈绝对是那个金闪闪干的好事!”

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身侧已经在脸上写满杀意的蓝发男人,艾米亚突然发觉糟糕的心情稍微有了一点点回复。

“对了,之后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不打不相识,也算是老子的一点补偿吧。”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撞撞艾米亚的肩膀,库丘林转而豪爽地笑了起来,“新来的调酒师可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哦?”

“很抱歉,我大概更喜欢男人。”

“真的假的?”

“假的。”

◆◆◆◆◆

那以后过了好几年,他们终于从偶尔一起喝喝酒的同僚关系发展到了住一个屋睡一个铺的同居关系。

有时候事后累得精疲力尽的库丘林会吐槽艾米亚原本就是真基佬,却非要装成直男打入直男内部把他这样的好男人掰弯。艾米亚也只是笑笑,回答他:

“实践,是检验基佬的唯一标准。”

Fin

与可爱的小货币相约做文字复健的产物,命题作文第一发。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