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o

そこの兄さんよ、やらないか?

【弓枪】 Fantasy(1)

◆背景架空世界
◆刺客艾米亚x魔法师库丘林

Chapter 1

眼前愈发幽深的森林似乎无穷无尽。

耳边呼啸的风声中夹杂着嘈杂的呐喊声,混乱的马蹄声,使得心脏的跳动也随之疯狂加速。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攥紧手中的缰绳,透过粗糙的木质面具,努力借助受限的视界看清前路。身后迫近的追兵并没有给他除「前行」外更多的选择,无视撕裂衣物的低矮灌木,他全神贯注地驱马狂奔。

脚下的道路早就没了踪影,眼前的植被越发稠密,层层叠叠的灌木将本就昏暗的夜空遮得严严实实,连月光都被阻挡在外。

男人敏锐的耳朵从风声中捕捉到“嗖嗖”的轻响,几支利箭自他身旁飞过。肩膀上一阵钻心的剧痛几乎令他跌下马背,低下头,他看到了一个贯穿肩部的染血箭头。

——妈的。

咬着牙骂了句他不常说的脏话,重新调整好马上姿势,他继续往森林的深处逃去。


“——长官,继续追下去就是「那个」的地界了。”

距离男人百来米远处的骑兵队中,一名骑兵突然出声提醒他的上级。

冲在骑兵队最前方的骑士闻言皱紧眉头,意识到已经在森林中追击得太远。他斟酌了一番,最终果断地抬起手臂下达指令:

“全员撤退!”


发觉身后不知何时已没有了追兵,男人安心地松了口气,轻踢马的侧腹,他单手勒住马绳缓缓降低速度。流血的左肩感觉木木的,最初的剧痛过去后,肩膀连带着下面整条左臂都使不上力气。

四下环顾,周围只有黑黢黢的树影,别说野兽的身影,连鸟鸣声乃至虫鸣声都没有,安静得近乎诡异。

尽量不移动受伤的肩部,男人小心翼翼地踏着蹬子从马背上落下,着地的一瞬他脚下一软,几乎跌坐在厚厚的落叶上。

牵着马寻找到一块较为平整的石台坐下,男人放下斗篷的帽子,接着摘下面具,露出下方棱角分明的年轻脸孔。橙色的短发浸满汗水,浅黄皮肤的脸上也布满细密的汗珠,棕色的眼睛里写满疲惫。

长时间的奔波与失血令他疲惫不堪,稍稍休整后,他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所幸除擦伤与肩部的箭伤外再没有别的伤口,而肩上那支箭也仅仅是斜穿过斜方肌,没有伤到骨骼与大动脉。男人抽出腰侧的短刀,果断地将箭头与箭尾斩去。

放下刀,他的脑内重新闪过数个时辰前的情景。

借着夜色的掩护潜入王宫深处,他轻松地解除了国王寝宫外围的结界——即便是王室魔法师布下的复杂结界,在他眼里也不过是常规的魔法罢了。

略快的呼吸声在面具内回响,说一点都不紧张是骗人的,但是浮在紧张之上的是莫名的亢奋。为了这次刺杀他足足做了三个月的调查与策划,可以说万无一失。唯一无法避免的问题是结界的制造者会马上觉察他的动作,所以必须赶在一切暴露前完成刺杀。

打开精美的雕花窗户,男人悄无声息地潜入华美的宫殿,按照此前掌握的情报绕过守卫径直赶往国王的房间。原本一切都还顺利地按照着计划进行,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刺杀对象——那个白发苍苍的男人,会在他屏息接近床沿时突然拔剑攻来,令他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不得不仓皇逃走。

懊丧地叹了口气,男人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行动。

医疗物品都在逃亡中丢失,没有辅助的药物便难以用魔法治疗伤口。现在整片森林的外围八成已经被王宫的军队封锁,以他当前的身体状况尝试突围绝对是飞蛾扑火……

沙沙……

猛地打了个激灵,男人抬起头来。竖起耳朵仔细分辨,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在枯叶上缓慢移动的声响。那声音应该是很轻很轻的,但在寂静得能清晰听到血脉搏动的森林深处却像是被无限扩大了一般,使人一时辨不清声音的方向。原本安安静静站在男人身旁的棕马开始焦躁不安地来回踏动马蹄,发出急促的响鼻声。

不对——男人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并不是难以分辨声音的方向,而是从一开始,声音就来自四面八方。

拼命挣脱缰绳,他的马突然发狂般往来时的方向奔去。


“呐,你说我们为什么要临时撤退?明明已经快要追上——”

“嘘!小声点……”

正在返回王宫的追击部队的末尾,一名骑兵不悦地向他的同僚抱怨,却被投去警告的一瞥而消了声。

年长一些的骑兵小心地看了看周遭的队友,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谈话,这才控马稍稍拉近两者间的距离,压低声音重新开口。

“关于这片森林里有「那个」的传闻,你应该听说过吧?”

“啊,我知道……难道就因为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你听我说完,”年长者用眼神威慑年轻者,“无论「那个」是否真实存在,这片森林的最深处都是上头明令禁入的禁区。”

“真的假的?”

“是真的,”深吸了口气,月光在他的脸上投下厚重的阴影,一时难以看清表情,

“——因为十年前进入森林讨伐「那个」的千人部队,最后一个人都没能回来。”


橙发男人大口地喘息着,握住短刀的手无法抑制地颤抖。他摆开防御的驾驶,绷紧全身的肌肉,棕色眼睛紧张地四下转动。

真的,太糟糕了……

他承认自己从小到大运气就不好,大大小小的坏事遇到了一大堆,但是眼前的景象依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知从何处出现的数十匹纯黑的生物将他团团围在中心,不用抬头都知道连树梢上都伏满了那种东西。那些生物的形态看起来很接近狼,体型上却要更大一些,眼睛在黑暗中发出慑人的红光。如果不是能感受到魔力的波动,他也许真的会以为那是狼。

“呼噜呼噜……”压抑的低吼声充斥在耳边,细听又觉得不像任何生命体能发出的声音,混杂着齿轮转动般冰冷坚硬的声响。

既然是魔物的话,就需要特殊处理了。

从怀里取出一把柄部刻有环形魔法阵的匕首,男人冲向包围相对薄弱的方向,毫不犹豫地举起刃器挥往怪物的头部。出乎他意料的是,明明看见刀刃掀飞了怪物的半个脑袋,手上却没有任何刺入的实感。不等他收回动作,那失去了半个脑袋的生物回身一甩尾巴将他拍得飞了出去。

眼前一黑,男人重重地摔出那些诡异生物的包围圈。蜷成一团捂着胸口干咳了几声,他拼命挣扎着爬起来,往森林更深处跌跌撞撞地跑去。被坚硬尾部击中的肋骨传来阵阵剧痛,但他此刻已无暇顾及那些——

从那些怪物身上确实能感应到微弱的魔力,而他的匕首上附有「那个人」研究出来的破魔法阵,照理来说不管是有形之物还是无形之物,只要是大型结界以外的魔法产物就一定能在被刺中后破除。

难道说,那不是它们的本体?

如果是那样的话,不远处一定有一个给这些怪物供魔的魔法阵。找到它,然后用破魔匕首破坏掉,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闭上眼睛,他保持着奔跑的状态努力寻找魔力感应最强烈的方向。不到两秒他又马上睁开了眼睛,看向前方黑沉沉的树林——感谢上帝,看来世界待他还不算太过残酷,他能感应到魔力的源头就在十数米开外。

感受到背后袭来的冷风,男人猛地一个闪身避开斜后扑来的怪物。他用手臂撑住地面缓冲,再度躲过来自另一侧的袭击,这一次怪物的利爪抓伤了他的背部。轻声咒骂了刚刚才感谢过的上帝,他一刻也不敢停顿地往前方跑去。

伴随着“啪呲”一声轻响,他感到自己的额头撞上了什么坚硬异常的东西,随后一阵白蓝色的光芒将他往后生生推出了四五步的距离。

他愣住了。

他尝试用手指触碰眼前的无形墙壁,却在感受到一阵过电般的酥麻后被弹开。男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是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巨型结界。尽管结界内的魔法通路井井有条,但却与他处理过的任何一种结界都不同,完全无法破译。

同时他发现这还不是一个单纯的结界,而是一个依附着强力魔法阵的复合结界。此前他见过类似的棘手例子,类似于共生系统,破坏魔法阵的前提是破坏结界,而破坏结界的前提又是破坏魔法阵,所以只有同时将两者解除这一个解决方法。

但是破魔匕首无法解除大型结界以上的结界。

狼形的诡异生物渐渐从身后围上来,他发誓可以清晰地听见那些东西吞咽涎液的声音。

男人咬紧下唇。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强行破坏结界了。虽然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而且无法避免遭到结界侵蚀的结局,但也总比束手待毙来得好。

他用食指在空中写下一串发光的象形文字,举起匕首的同时飞快地念出一段咒语。在咒文的驱使下,那些文字如同水藻般流动并环绕在匕首上,最终在接触到刀刃的瞬间四散为点点荧光。一次性将身上剩余的全部魔力注入刀刃,男人高高举起匕首,拼尽全身力气往结界上刺去。

似乎意识到了危险,黑色的生物不再等待,露出獠牙全力扑向橙发的男人。

伴随着几乎能震碎耳膜的爆破音,他的视界骤然被白色的光芒填满。

成功了吗?

结界的侵蚀反应开始了。灼烧般的疼痛迅速从指尖蔓延至全身,仿佛置身烈焰之中一般。五脏六腑如同被突然投入沸腾的开水中,疼得他无法呼吸。

他成功了吗?

黑色的身影们在几乎触到他的时候仿佛失去了重力般,枯叶一样轻飘飘地落下,呻吟着,如同烟雾般在光芒中消散。

成功了……

白光渐渐褪去,世界重回寂静,而他的意识也坠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拖沓的脚步声在森林中响起,由远到近,接着一个略显慵懒的男声打破了沉寂。

“真是过分啊,居然擅自把老子辛辛苦苦布下的结界给弄坏了。”

用脚将倒在地上的男人仰面朝天地翻过来,来者发出了一个不爽的啧声。

“——你该怎么赔偿我呢?”

黑暗中,微微眯缝起来的红色眼睛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TBC-

章一的最后俺枪终于出场了2333

如开头说的那样,库丘林的设定是魔法师,人设大致可参考FGO的Caster汪。而这篇文的脑洞最早也来源于E酱给我看的一个FGO条漫,具体什么梗大概过几章就能讲到了吧!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