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o

そこの兄さんよ、やらないか?

【弓枪】 Fantasy(3)

Chapter 3

将过长的下摆挽起,蓝发魔法师赤足走下清澈的林间小溪,穿过树盖间隙的日光在浅蓝的披风上洒下斑驳光影。

弯下腰在水中寻找着什么,他尽可能缓慢地将双手探入溪流,然后猛地合拢。摊开手掌,两条色彩斑斓的细长小鱼正在掌心挣扎,他满意地将它们放入溪边早就准备好的小瓶子里。

艾米亚站在巨大的立柜前,隔着玻璃无聊地扫视瓶瓶罐罐——干枯的草茎,碾碎的骨粉,漂浮在异色液体中的动物组织,还有些猎奇得难以描述的玩意。

他深深地吐了口气,缓缓卸下绷带的同时来回旋动起仍有些僵硬的胳膊。身体恢复得很快,自意识清醒开始他已经独自在这个没有窗户也无法记录时间的房间里待了两天时间——或者更久,以至无聊到将屋里乱七八糟的收藏品来来回回看了不下十次。库丘林一般只在三餐与换药的时候出现,为他送来粗糙的饭菜与药物绷带,除此以外并不知道其余时间他都在哪里忙着些什么。

艾米亚早已决定找到机会就马上离开,也曾试图乘对方不在时偷偷打开房门,最终却在看到附着于墙壁的简易魔法阵后犹豫了。虽然解除那样低级的魔法并不难,但斟酌一番后他还是决定静候时机。

就在艾米亚准备走向下一个立柜的时候,库丘林推门进入了房间。

“噢,今天看起来挺有精神的嘛!”他弯起嘴角,冲他露出白亮的牙齿。

艾米亚点点头,算是回应对方热情的问候。

关于库丘林,他一直有种微妙的不协调感。对,不协调。虽然个性豪放,但与之截然相反的是那身在这个时代已极其少见的近乎保守的打扮——将全身上下包裹在严实的魔法师装束中,头上永远戴着几乎能将半张脸遮住的兜帽,似乎不想向人暴露过多身体特征。

对此艾米亚挺恶质地做过诸多猜想,比如兜帽下面会不会是片亮闪闪的“地中海”,长袍里裹着的会不会是双罗圈腿——之类的。原谅他,这几天实在过得太过百无聊赖。

他最终将视线自库丘林的头顶移往对方手中散发着诡异酸苦气味的药碗,皱起眉头,投去询问的目光。

“给你调配了恢复体力的特效药,最好趁热喝。”

“多谢。”

艾米亚接下木碗,铅灰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碗里怎么看怎么可疑的药汤,那蓝紫色的黏稠液体似乎还在发着幽幽的荧光。太过不自然的色泽令他一时无从下口。

“怎么,担心药里有毒?”

发出低低的哧笑声,库丘林拿过药碗举到唇边豪放地大灌了一口。看着他上下蠕动的喉结,艾米亚发觉自己莫名吞了口唾沫。“你没有必要……”

库丘林潇洒地抹了把嘴角,将碗又塞回艾米亚手中。

“没什么。这样放心了吗,小子?”

“名字是艾米亚。”

库丘林哈哈大笑起来,艾米亚不快地皱起眉头,脸颊因为愠怒而微微发热。库丘林似乎热衷于用年长者的潇洒口吻与他对话——明明怎么看两人都年纪相仿吧?或许他还会更年长一些。

不再理会依然在笑的库丘林,艾米亚端起碗试探着抿了一小口,发现汤剂味道意外地柔和。药草的苦涩辛辣中糅合了陌生的甜香,虽然不算好喝但尚在接受范围内,这让他微微松了口气。仰起头,一鼓作气地把汤药统统倒进肚子。

放下碗,余光瞥见库丘林正将一柄不知从何处拿出的匕首往木桌上搁。几乎从蓝发魔法师手中抢过那柄金属刃器,艾米亚在触摸到刃柄魔法阵刻痕的同时深吸了口气——他一直以为它早已在强行破除结界时被破坏了。

他捏紧匕首,几乎是无意识地将它贴在胸口上。

“这是你造的?”

“……不,是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留下的遗物。”

“这样,”库丘林点点头,“真是了不得的东西。”

“我也这样认为。”指尖自冰冷的刃尖滑下,流连于魔法阵的位置,眼前似乎浮现出某个身着黑色长袍的背影。艾米亚的表情稍稍柔和下来。

两人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我就直说吧,这把匕首造成的破魔效果你有没有办法解除?”双臂交叉胸前,将体重压在背后的立柜上,蓝发男人有点伤脑筋地隔着兜帽挠了挠脑袋,“各种办法都试过了,但只要有那个效果干扰结界空洞就没法子修复!”

艾米亚几乎可以感受到爬上嘴角的笑意,但他没有让任何情绪表露出来——这是他一直在等待的时机。

他并不打算为库丘林修复结界,实际上即便他有心帮忙也无能为力——「那个人」耗尽心血研制的破魔匕首比起魔法武器更近似于诅咒道具,一旦生效甚至可以突破因果律的束缚,因而解除效果除了破坏刃柄的魔法阵外别无他法——而他当然不可能那样做。所以能想到的最佳选择便是:顺水推舟摸清路线,日后再伺机脱走。

“理论上没有问题,不过要到现场看看才能确定。”

“哦,很有信心嘛?”库丘林笑了起来,明晃晃的虎牙尖露出嘴唇,“收拾收拾自己,我们马上出发——艾米亚。”

走出大厅前宽厚的木质大门,在色素过少的虹膜接触到阳光的瞬间,艾米亚不自觉眯缝起了双眼。想来他已经十多日没见过太阳了。

揉了揉酸疼的眼睛,他开始环顾四周。不同于之前的想象,周遭景致与结界外的昏暗荒芜简直天差地别。高大而茂盛的树木直指天空,努力仰起脑袋才能勉强看到茂密的树冠,阳光自枝叶间隙投下,使地面附近的矮小灌木丛也能长得生机勃勃。留心的话,似乎还能听到远处鸟雀与虫类的鸣声。

转头看向后方,艾米亚惊讶地发现“屋子”的本体竟是一株苍天巨树。大约二层楼高处的几支粗壮树枝形成天然阳台,门窗随性地开在布满青苔的粗糙树干上,开着鲜花的藤蔓无序却富有美感地编织成窗户上的雕花……简直像童话故事中的魔女之家一样。

“喂,你在发什么呆?”

被身后的声音惊得一个激灵,艾米亚有些尴尬地回过头去,看见库丘林正站在十多步开外无聊地摆弄着手中的魔杖。

“不,没什么。”

迈开步子,他迅速跟上对方。

驾轻就熟地穿过屋门前的那片森林,迎接他们的是宽阔的林间草地,草叶间洒满不知名的小花,更加浓郁的夏季气息扑面而来。一条数米宽的清澈小溪自林间淌出,横过草地,在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踏过淹没小腿腹的野草,库丘林领着艾米亚走上一条不甚明显的小径。

没过多久,他们重新进入了一片略显阴暗的森林。越往前走景色便越是荒凉,结界的魔法感应也越强烈。可以想见支持巨型结界的运转会需要多么庞大的魔力供应,这八成正是造成周遭生物稀少的原因。

艾米亚默记着通过的路径,直到几乎撞上前方突然停下脚步的人。口中念念有词,库丘林举起那根与自己身长相近的魔杖豪放地一挥,一个半透明的巨大圆盖状结界倏地在两人眼前现形。他们的正前方是一个面积十余平方米的空洞,空洞边缘的结界壁上布满玻璃碎裂的蛛网状裂纹,扭曲了结界外的景象。

走近结界,艾米亚用手指轻触空洞边缘,引起静电似的微弱魔法反应。那个夜晚惊心动魄的经历重新在眼前闪现,即便使用注入全身魔力的破魔匕首全力一击也仅仅在结界上造成了如此轻度的损伤,这个事实多少让他有些受挫,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唔,情况似乎比预想的要麻烦得多……”

收回手指,作出考量的模样皱紧眉头,他再度开口,“让我试试看。”

-TBC-

剧情推进如同挤牙膏一样,感情上没有丝毫进展……其实最初开这个脑洞的目的是YAOI来的啊(目死)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