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o

そこの兄さんよ、やらないか?

【金五枪】来,笑一个

“喂,英雄王!”

游戏画面上正好浮现出“GAME OVER”的字样,金发青年不耐烦地将视线自3DS上射向声音的方向。然而没等他想清楚那个句子的意思,耳边便传来“咔嚓”一声脆响。

蓝发的男人站在沙发后面,手中端着一个海蓝色的薄薄的长方形物件,上端亮晶晶的镜头正对着他。

“你在干什么,库丘林?”

吉尔伽美什放下手中的游戏机,将上身扭转成能与对方面对面的状态,威胁般地眯缝起鲜红的眼睛,那模样像一头漂亮的大猫。

“照相!”库丘林一脸嬉笑地回答,同时将屏幕面向金发的王。屏幕上是他的照片,只不过因为抓拍的原因眼睛没有完全睁开,如同没睡醒一般显得有点傻气。

“老子刚用打工的钱买了部新手机,像素还挺高的吧?”

“删掉,本王何时允许你拍照了?”吉尔伽美什以不容反驳的语气命令,“现在,马上!”说着就想动手来抢手机。

库丘林不负自己敏捷A的技能属性,在吉尔伽美什能够接触到手机以前已经安全闪避到了距离沙发数步之遥的地方。

“真是蛮不讲理的王啊?”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库丘林调侃道。尽管语气依然是轻松的,此时他已经绷紧了全身的肌肉。

“俗世间万物皆为本王所有,使用区区一部手机还需要经过你同意?”金发青年让嘴角挂上志在必得的笑容,绕过横在二者之间的沙发,裹携着强大的压迫力向蓝发男人不紧不慢地走去,“就算是凡人称为‘肾6’的梦之宝具,本王也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同你召之即来的王财不同,老子的手机可是通过勤勤恳恳的劳动挣来的!”库丘林感到不以为然。

“别忘了货币也是本王的财产之一。”

“……行,你开心就好。”

懒得将这没啥营养的话题继续下去,库丘林打着哈哈将双手掌心朝外平举至胸前,顺便极其敷衍地吐槽上一句。

吉尔伽美什没理会库丘林的吐槽。他走到距离对方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定,微微仰起脸,咄咄逼人地命令道:“把刚才的照片删掉——你不会希望听到本王再重复一遍的,库丘林。”尽管在身高上略处于劣势,但在这个单独的空间里他的压迫感已经远远超过了库丘林。

“如果老子拒绝呢?”

“天之锁伺候。”

“这个play玩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没腻……”

“哦?”吉尔伽美什微微挑起眉毛,表情里瞬间多了层了然,“那么今天你是想试试别的play?”

“这究竟是怎么解读出来的!?”蓝发男人顿时一脸“卧槽”地掀翻了手边的装饰用高脚桌,脑袋后面那条细长的辫子也随着他激烈的动作左右晃动起来,“老子是想说我们可以换个思路!”

“换个思路?”最古的英雄王重复了一遍,“你不会是想同本王谈条件吧?”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库丘林晃了晃手中的深蓝色手机,“仅使用体力的条件下,我们来比试一场——如果你赢了,老子把照片删掉;如果老子赢了,你就摆好姿势给老子好好地拍张照片!”

“听起来对本王没什么好处啊?不过本王现在很闲,再者谅你也无法取胜,就勉为其难陪你玩玩好了。”

高贵冷艳地发表了一通低就的言论后,吉尔伽美什潇洒地将手一挥,“你想比什么,库丘林?”

◆◆◆◆◆

“唔……”

金色的细长眉毛轻拧。

被摆了一道。这是吉尔伽美什此刻的心声。

自认为筋力值、耐力值同对手不相上下,自己还有着幸运值的优势,即便是非战情况下也能轻松获胜。但是,他显然低估了库丘林的……狡猾程度。

因为库丘林选择的比赛内容是吃东西。而他作为FSN吃货排行榜上仅次于阿尔托利娅的大吃货,肚量不言而喻。

在咖喱饭吃到第二份不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就已经没法再直视那种黏稠辛香的食物了。而库丘林已经开始津津有味地吃起了自己的第三盘。

放下手中的勺子,金发的王气势汹汹地瞪着对面战斗力分毫不减的男人,抑制着反胃的冲动自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太卑鄙了!”

“在某些情况下,为了胜利而采取的战术性策略并不能算卑鄙。”库丘林在吞下食物的间隙回答。

“你跟那个黑皮学坏了,库丘林。”

与此同时正在远坂宅邸拖地的艾米亚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凉意窜上脊柱……

“不论如何,这次都是老子赢了。”终于扫光了手中的咖喱,库丘林意犹未尽地放下餐具,笑容里带着点挑衅的味道,“最古的英雄王还不至于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吧?”

“……”

吉尔伽美什沉默了一会儿,“就算不使用激将法,本王也不会反悔。”带着一脸理所当然的坦然,他先行起身离开了餐桌。

库丘林下意识地想跟上去,却被身后娇小玲珑的店员以不可思议的力道拉住了:

“先生,这是你们的账单。”

◆◆◆◆◆

等库丘林回到吉尔伽美什的豪宅时,金发的王已经看起了电视,进门的一瞬间似乎还听到了疑似“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吧”的台词。

他究竟看的什么番……蓝发男人在心中吐槽。

“动作太慢了。”

很显然吉尔伽美什是故意把他丢在市中心便离开的,所以他没有去吐槽开法拉利与徒步行走同一段路程有怎样的差别,相应的,他跃跃欲试地掏出了手机。

“现在该到兑奖时间了吧,英雄王?”他笑了起来。

吉尔伽美什关掉电视机的电源,毫无羞耻之情地傲然面对镜头,甚至伸手顺了顺自己柔软的金发,“要拍就把本王拍得帅一点。”

库丘林稍稍往前靠了几步,调整好焦距,却迟迟没有按下快门键。

“不能笑一个吗?”

“你的要求还真多。”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吉尔伽美什的半身像。窗外暖暖的光投射在房间的各个角落,似乎有意无意地为最古之王镀上了一层光圈。吉尔伽美什身上正穿着质地轻薄的白色低领上衫,他将被黑色贴身休闲裤包裹的双腿重叠,舒适地倚靠在布满繁杂花纹的东南亚风情豪华沙发上,左臂曲起放在靠背上,神态慵懒而高贵。

他微微眯起的鲜红双眼凝视着镜头,让一个有些邪气的笑缓缓浮上嘴角。

按下快门的时候,库丘林轻轻吞了口唾沫,一时竟无法将视线自屏幕上移开。

在像素极高的照片中,连一根根发丝上细碎的反光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他得承认无论细看与否,吉尔伽美什都是个富有魅力的美人。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原本靠在沙发上的金发青年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一根手指轻轻勾住了他的下巴,他看到眼前红宝石般的眼睛里闪烁着某种笑意。

“库丘林,也给本王笑一个。”

Fin

文字复健的命题作文第二发,与小货币交换了CP!

评论(5)

热度(74)